老友如瓜
发表时间:2020-01-15 15:49:47来源:城市金融报

  上辈子,我可能是个蓑衣农耕人,在篱笆豆架之间,有几个瓜果朋友。

  王小二是我的一个萝卜朋友。那年,王小二在地里被一只大萝卜绊倒,我问他摔疼了没有?王小二揉着膝盖说:“这样幸福地摔倒,一年应该多几次。”萝卜朋友率真。有时候,王小二就是个空心大萝卜,没多少心眼,也没心没肺,高兴时,请朋友吃一顿红烧萝卜;浪漫时,想寄几只萤火虫给你。

  在这个逐渐扩大的城市里,陈老大是我的黄瓜朋友,也是我的新鲜维生素。我不知道该怎样描述他。他先是一朵小黄花,然后是一根黄瓜。一个散淡的人,在城市菜园里像黄瓜一样,生根、开花、结果,过着布衣简食的平淡生活。他曾经有过大志向,却没法实现。现在他只想做一根安静平凡的黄瓜,不和谁争名夺利,过自己妥帖的日子。

  西瓜朋友能给你降温解渴;丝瓜朋友纹路清晰,条分缕析,从不跟你借钱,有困难自己扛着,朋友之间一旦与钱沾边,就很难再是朋友了;夏天我爱喝冬瓜海带汤,冬瓜皮切成丝,可以拌红辣椒或青辣椒清炒,清、脆,还可以降火。有的朋友像极冬瓜的品性,朴实、随和、不计较。我喜欢这种朋友。

  人到中年以后,有淡出江湖的意味。人从容了,笃定了,越发与世无争。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如果要我选某种瓜做对应,我会选南瓜。南瓜内敛,不张狂,四平八稳,像一个隐士,它能够长这么大,必定是经历过风和雨。一个人,年龄越大越安静,安静得就像一只南瓜。寂寞时,自己跟自己交朋友。我宛若南瓜,岁月流逝,已到秋冬。我只想坐在朋友中间,安静老熟,岁月静好。虽然表皮粗糙,但有特殊的香气。

  老友如瓜,平时各忙各的,忽然想起了,就会坐到一起,坐在季节里。不用客套,都接上了地气。王太生

责任编辑:金子
  1. 字号加大
  2. 字号减小
  3.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