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驱动型增长方式该变一变了
发表时间:2020-03-24 12:40:49来源:城市金融报

  3月以来,美股接连发生熔断,让全球投资者都惊出了一身冷汗,连黄金、白银、石油、比特币等全球各类避险资产短期都遭到了恐慌性、踩踏式抛售,日本、欧洲各国等全球主要股指均连续大跌。毫无疑问,发达国家正在经历一场流动性危机。

  这其中的直接原因无非是疫情全球扩散,在疫苗制作出来之前阻断该病毒的传播最有效的方式无疑是大幅减少人与人之间的接触,而欧美国家经济主要依赖消费拉动,大幅减少人与人之间的接触无疑将在短期内压制总需求,受冲击较大的行业包括旅游、餐饮、文体、交通等,总需求的减少会直接导致上市公司盈利能力大幅下降,整体经济增速也将随之下降。短期资本市场大幅下挫的逻辑逐渐清晰:总需求减少使上市公司盈利能力快速下降,上市公司股价下跌导致市场风险偏好下降,货币资金需求上升,抛售股票最先让高杠杆群体保证金输完,随后产生踩踏现象,其他资产价格随之下跌。

  因而,发达国家各大央行“降息+QE”的政策对补充市场流动性短期的确是有一定好处的。但是货币政策并非万能,短期流动性危机的根本原因还在于过去十年资本市场泡沫过多以及自身经济结构出现的问题。

  美国股市自2009年以来走出了10年牛市,道琼斯指数自2009年初最低点至今年年初最高点上涨超3倍,纳斯达克指数上涨超6倍。美国股市上涨的初期还主要是由于金融危机后经济复苏带来的上市公司盈利恢复,中后期则主要是因为宽松的货币环境和较低的利率环境下上市公司通过资本市场融资回购股票,以及一些处于亏损的公司和盈利能力并不强的公司还就此增大分红比例形成财富效应所致。也可以说市场投资者在此阶段赚的更多的是货币宽松的钱,而非企业真实盈利的钱。这种情况下任何黑天鹅的出现无疑对股市都是致命打击,此前几年一些知名投资者每年均曾做过美股见顶的预言也是看到了这一问题的存在。

  在经济结构上,近年来支撑发达国家经济发展的诸多因素都在发生悄然的改变,在人口结构上的老龄化问题越来越严重、科技的进步近年来又踟蹰不前导致生产效率无法大幅度提升,发达国家为了维持经济潜在增长而不得不过于依赖货币政策,简单说就是压低利率甚至不惜采取负利率后加大举债力度,而货币过于宽松又推高了资产价格,加剧了贫富差距。过于悬殊的贫富差距对扩大总需求是十分不利的,底层居民有消费意愿而无消费能力。

  从上述逻辑观察,此次疫情只是引爆美股的一个导火索而非根本原因,因而,在加大力度有效控制疫情的基础上,救助方式也不能仅局限于货币政策。货币政策仅仅是解决短期市场流动危机的特效药而非治疗药物,更何况该特效药应用多年后药效已经大打折扣。在总需求因疫情影响不能扩大的背景下,加快货币投放可能会降低货币流通速度,而非提高物价或产量增加,考虑到当前美国非金融企业杠杆率处于历史高位,企业和居民增加贷款的意愿都不会很强,多投放的货币可能会积压在银行,达不到刺激经济和资本市场的效果。因而,要想实现短期提振经济的效果还必须配合财政政策使用,与其让货币淤积在金融市场,还不如将货币直接派发给居民。当年伯南克提出的“直升机撒钱”政策当下就是很好的选项,即在央行实行零利率或接近零利率的措施后,以税收返还或其他名义直接补贴家庭或消费者的方式。

  当然,短期货币和财政刺激政策只能是临时性措施,如将短期政策用于长期则会让未来的问题更加复杂、解决难度更大,对全球整体经济金融影响更为深远。从长期讲,改变收入分配结构、补充底层购买力、改变债务驱动型增长方式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责任编辑:金子
  1. 字号加大
  2. 字号减小
  3.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