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车企盈利疑云:夏利“逆袭”,长安“暴富”
发表时间:2020-07-21 14:21:30来源:中国经济网

  2020年1-5月份,全国规模以上汽车企业实现利润总额1193.5亿元,同比下降33.5%,整个汽车行业笼罩在一片阴云之中。

  然而令人诧异的是,长安、夏利、解放却在危局之中逆势上扬,经营业绩得以扭亏为盈,甚至实现了净利润成百倍的增长。在这一派生机背后又暗含着怎样的玄机?驱动车企净利暴增的是主营业务的强力反弹吗?还是其他别的因素?

  一汽解放净利暴增196倍

  7月14日下午,一汽解放率先公布了上半年的业绩预告。预告显示,一汽解放上半年实现净利润19.05-22.05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964.04万元,同比暴增了196-227倍。

  事实上,一汽解放之所以能够实现成百倍的增长,主要在于报告期内置入了盈利能力较强的资产。

  2020年3月12日,一汽轿车发布公告称,除财务公司鑫安保险之股权及部分保留资产以外的全部资产和负债转入轿车有限后,将轿车有限100%股权作为置出资产,与一汽股份持有的一汽解放 100%股权中的等值部分进行置换。

  这意味着一汽轿车股份有限公司与一汽解放汽车有限公司正式完成了资产置换,深交所上市公司“一汽轿车”也更名为“一汽解放”。

  作为置入资产,截至2019年10月底,一汽解放的总资产为671.62亿元,净资产为206.06亿元。2019年1-10月,一起解放有限公司营业收入716.4亿元,净利润为24.66亿元。

  而作为置出资产,截至2019年10月底,一汽轿车股份有限公司的总资产为162.9亿元,净资产为30.94亿元。2019年1-10月,一汽轿车股份有限公司的营业收入为196.38亿元,净亏损7.46亿元。

  完成资产置换后的一汽解放不仅体量陡然上升,盈利能力也得到了脱胎换骨式的提升。

  此外,一汽解放的主营业务为商用车,而商用车市场整体的销量在2020年上半年迎来了暴涨。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6月份商用车市场累计销量为235.9万辆,同比增长9.5%。一汽解放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重卡车型累计销售23.9万辆,同比增长35.7%。

  然而一汽解放飘红的业绩却未能点燃资本市场的信心。7月15日收盘,A股汽车板块收于1298.95点,跌3.71%。其中一汽解放收于13.53元,跌9.26%。

  长安汽车触底反弹,净利大增233%

  长安汽车的业绩预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公司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20-30亿元,同比增189.28%-233.93%。

  然而,长安汽车盈利所倚靠的并不是主营业务,而是报告期内发生的非经常性损益项目。如果剔除非经常性损益的贡献,长安汽车的主营业务净亏损22.75-32.75亿元,同比去年进一步扩大。

  业绩预告显示,长安汽车在2020年上半年共产生了三笔非经常性损益。第一笔来自放弃长安新能源的增资优先认购权。2019年12月21日,长安汽车发布公告称,放弃对全资子公司长安新能源的优先认购权,并为其引入了四位战略投资者。增资完成后,长安汽车在长安新能源中的持股比例由100%下降为48.9546%。

  与此同时,长安汽车在合并财务报表中对长安新能源股权按照丧失控制权日的公允价值进行重新计量,并采用权益法进行后续核算。据了解,放弃权利事项对合并报表产生的影响为增加净利润22.91亿元。

 

  第二笔来自出售合资公司股权。2019年12月30日,长安汽车与宝能汽车的全资子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所持有的长安PSA的50%股权全部转让给宝能汽车,转让金额为16.3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1-9月,长安PSA累计销售0.2万辆,实现营业收入8.12亿元,累计亏损22.33亿元。截至2019年9月30日,长安PSA资产总额为63.03亿元,负债总额为68.22亿元,净资产为-5.19亿元。

  第三笔来自股票市值的增涨。2017年10月30日,长安汽车从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手中收购镇江德茂海润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以下简海润投资)。

  据了解,海润投资于2017年6月入股宁德时代,持有2299万股。汽车头条App发现,2019年12月27日,宁德时代收于104.04元,2020年7月3日收于167.6元,增幅约为61%。据此计算,长安汽车所持宁德时代股票在此期间至少增值了14.6亿元。

  7月5日盘中,长安汽车报11.87元,跌10.01%,封板跌停。

  一汽夏利扭亏为盈,净利大增175%

  一汽夏利的业绩预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公司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3.75-4.15亿元,同比增长168.03%-175.28%。

  一汽夏利扭亏为盈的原因也不是主营业务的回暖,而是一份复杂的产权交易补充协议。一汽夏利在预告中指出,2020年5月,公司与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拜腾汽车运营主体)、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天津一汽夏利运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签署了《关于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之产权交易合同补充协议和四方协议书之补充协议(二)》。

  根据该协议,一汽夏利不再控制华利公司,不再将其纳入合并报表范围,该项交易预计增加2020年上半年利润约7.4亿元,计入上市公司非经常性损益,而这正是一汽夏利扭亏为盈的主要原因。事实上,如果剔除非经常性损益的贡献,一汽夏利的主营业务净亏损3.25-3.65亿元。

  2019年9月,拜腾汽车顺利接盘一汽夏利的子公司一汽华利,从而获得了乘用车生产资质。根据约定,拜腾汽车需要替一汽华利偿还对一汽夏利的8亿元债务。截至2020年5月,拜腾汽车尚有4.7亿元的债务逾期未还。

  6月2日,一汽夏利与拜腾汽车签订补充协议。根据补充协议,拜腾需在6月30日前支付2.35亿元,剩余的债务则需要在2020年10月31日前偿还。

  然而在6月29日晚,拜腾汽车突然宣布自7月1日起暂停中国内地业务运营,拜腾北美和德国办公室则根据当地法律,启动了破产申请程序。

  拜腾汽车的突然搁浅再为双方签订的补充协议蒙上了一层阴影,一汽夏利最终能否收回这笔欠款也成为了未知数。7月15日收盘,*ST夏利报3.74元,涨1.63%。

  作为A股中最先公布业绩预告的车企,长安、夏利、解放尚且如此,行业内的其他车企又如何呢?在这个波谲云诡、风云莫测的庚子年里,他们又会交出一份怎样的答卷呢?

责任编辑:金子
  1. 字号加大
  2. 字号减小
  3. 打印